Te tei

MY LITTLE bird

蛍の森:

糖八女体设定。


maru x subako 没有maruko,其余百合(喂)


--------------------------------------------- 


 


“真是个怪人。”


 


我听到了哦,渋谷打开鞋箱的时候在心里说了一句。


 


早晨。


天气很好,没有云,阳光便从树梢上洒进校舍里。


鞋箱在倒数第二层的角落上,渋谷弯腰的时候漆黑的长发唰——地散了下来,她便伸手把耳边的发丝拢起来别在耳后,穿好跑鞋站起来的时候发觉有个男人背对着她站着。


他的身形挡住了些阳光,渋谷站起来之后男人便走开了,阳光照着有些晃眼,于是她又转身弯腰把皮鞋塞进了鞋箱里。


 


“subako。”


转身看到了同班的安田,便也朝她打了招呼。


安田朝自己走了过来,她的书包上总是挂着很多毛茸茸的东西,走起路来叮当地响,手指尖上涂着粉粉的指甲油,身上有草莓和香草奶油的味道。


她轻轻拉了拉渋谷的裙子。


“subako的裙子太短了呀,弯腰的时候内裤都看到了。”


渋谷便扯了扯被yasuko拉低的百褶裙。


“哦。”


也没有很短啊。心里这么想着,却没说。


“为什么老是把裙子穿这么短啊?”


“因为很热啊。”


“就因为这个?”


“嗯。”


安田便笑了起来。


渋谷心想这也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啊。


秋学期开学的第一天,yasuko好像特意卷了头发,她的短发看起来蓬蓬的,香水也换了新的味道。渋谷看了看自己刚剪得坑坑洼洼的指甲,又瞧了瞧yasuko亮晶晶的指甲。


 


“我是个怪人吗?”渋谷问了一声。


安田甜甜地一笑:“不要听别人瞎说。”


渋谷心想,哦,果然大家都觉得我是个怪人吧。


 


走进教室的时候渋谷才“啊”地突然想到,那个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是在替自己挡着屁股吧?


 


 


开学的前一天,下了好几天的雨才停,台风过后,镇上格外得安宁,渋谷从小路抄近道去学校的时候,偶尔会被秋天成熟的栗子果实砸到脑袋。


她把栗子捡起来揣在裙子的口袋里,一路哼着歌走去学校,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觉得太阳特别好,她就把栗子顶在脑袋上,一格一格地踩着白线走过人行道。


从教室里望出去正好可以看到银杏树,风吹过的时候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渋谷就转过头、闭上眼睛。累了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睡觉,起来的时候擦擦口水,后排的横山就告诉她刚刚上数学课的时候她打呼噜了。


 


开学典礼的时候渋谷站在第二排,安田站在她的旁边,校长的发言实在是太长,她无论如何都觉得打不起精神来,像是大自然安排错了她的生物钟时间。


保健室的老师去休了产假,新来的老师正在台上打着招呼,同班的横山在台上代表学生发言,今天的发型好像有些乱,安田拿着手机偷偷地在发消息。


 


一上午实在是无聊。


中午的时候大仓和安田坐在一起吃着便当,从东京转学过来的锦户周围围着班上的男生,渋谷觉得她的头带实在是有些醒目,发带的尖角看起来有些像鱿鱼的脚。


自己没有便当,便去楼下买了一颗饭团,坐在体育馆后门边上的水池旁吃完了它。


站起来回教室的时候发现一窝掉下来的雏鸟,渋谷抬头望了望不算太高的梧桐树,卷了卷袖子爬上了树干。把鸟窝放回去的时候差点摔下来,但她还是紧紧地抱着树干慢慢地挪了下来。


从体育馆回教室的路上大家都奇怪地盯着自己看,渋谷捏了捏手上的饭团袋子,走快了些。一直到教室里快坐下的时候村上同学才指着自己的膝盖“哇啊”地大叫了一声。


 


原来是膝盖破了呀,流了些血,袜子和鞋子上好像也沾到了些。


渋谷说不用担心,但在几个人担忧的眼神下,还是乖乖地去了保健室。


 


保健室的门关着,渋谷敲了两下门。


才刚觉得应该是没有人在庆幸着可以就这么回教室的时候,门一下就被打开了,门里面的人带着黑框眼镜,鼻尖都差点要撞上自己的。


 


“啊、对不起对不起。”


渋谷才想起来保健老师确实是换了人。


“啊呀,是膝盖破了呀,快点进来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见渋谷还是不动,那人就又催促了一声。


渋谷坐到了床边上,白大褂迅速地拿了医药箱出来,已经蹲了下来。


 


“流了这么多血,一定很疼吧?”


他的胸前挂着“丸山”的铭牌,手掌托着自己的小腿肚,把已经沾了消毒水的棉球按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渋谷心想伤口的疼根本就没有现在来的疼啊。


然后她缩了缩腿,面前的人就说着“对不起啊,是不是弄疼了你”,然后用嘴吹了吹她的膝盖。


渋谷坐在高处,从上而下可以看到他头顶的发旋,突然就伸手按了按。


丸山抬头有些惊讶地望了望她,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张大了嘴巴。


 


“啊、原来是你啊。”


他笑眯眯地说道。


丸山把她的腿放下来,拆了纱布和胶条出来。


“你的裙子总是系得这么短?”


“……因为凉快……”


小心翼翼地给她敷上了纱布,血迹也已经清理干净了,渋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腿,把裙摆往下扯了扯。


“你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都是喜欢把裙子弄得短短的么?为了吸引男孩子。”


渋谷心想我才不是为了吸引什么男孩子,只是觉得裙子长了真的很碍事,又热又闷的。


小腿肚上还留着他手掌心的余温,感觉怪怪的。


 


“鞋子上的血迹要给你擦干净吗?”


渋谷点了点头。


那人就把渋谷的鞋子脱了下来,拿了酒精棉花给她擦了擦,又帮他穿了回去。


“裙子太短了可不好啊,弯腰放鞋的时候会走光的。”


渋谷就“哦”了一声。


 


“好了哦。”他冲着自己笑了笑,“洗澡的时候注意不要碰到伤口。”


渋谷又“哦”了一声,碰了碰他包扎好的纱布。


“我可以留在这里吗?”渋谷说道。


“要是逃课可不行哦,但是休息一下的话还是可以的。”他坐回了座位上,正写着记录之类的东西,“把你的学籍号码和姓名写一下。”


 


刚说完递了记录给她,回头一看,却发觉她已经躺在了床上睡了过去,脚上的鞋“碰”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丸山就走过去把鞋捡起来,放在床下,又找了毯子给她盖了盖,她的裙子太短,丸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别过了头给她盖上了。


 


 


那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常常过来。


 


丸山是这个学期才刚调过来,而遇到这个奇怪的女孩子是在开学典礼前,她总是一声不吭地就跑过来,有时候买了饭团在保健室里吃,有时候脱了鞋就躺在里头休息。


 


“你为什么老是要跑过来?”


“因为这里有床可以睡觉。”


“逃课可不行啊。”


“身体想睡觉的时候难道不是因为已经超负荷了吗?”


她边说着边理所当然地爬上了床铺睡了下来,抱着枕头呼呼地打起了盹儿。


丸山只好在一旁写着研究报告,一边以防有教导老师过来质问自己为什么有学生逃课在保健室睡觉,他觉得可以跟教导老师解释说她不太舒服之类的,每次这么想好了借口却一次都没有被撞见过。


 


秋天午后的阳光也不太刺眼,有舒云打着卷儿,银杏树叶的沙沙声,还有很轻很轻的女孩子的呼吸声。像是海水里海豚游动的声音,又吐着蓝色的泡泡,啵啵啵啵,快速地升到了海平面上。


遇到真的有人来保健室休息的时候,她就不会出现了,丸山猜她肯定在门口张望了一小会儿,然后发觉有人占了她的位子就又回去上课了吧。


她膝盖上的伤口没几天就好了,只留下一个浅色的小痕迹,丸山偶尔在体育馆后面遇到她,她正抱着一棵梧桐树。丸山轻轻地笑了笑,没过去打扰她。


她的白色外套上总是沾着酱油的污迹,问她是吃什么沾上的啊?她就说是吃烤鱿鱼的时候不小心弄上去的。


丸山心想这真是个怪孩子。


 


 


 


开学的第二个月就是修学旅行,吵吵闹闹地坐上巴士,各种各样的零食,花花绿绿的旅行袋,手机上可爱的小挂饰,渋谷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看着车上的人的表情。


为什么她们总是能笑得很开心呢?而自己却觉得既没什么开心的也没什么不开心的,也丝毫不觉得手机或者手机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同班的女孩子打着糖果消除游戏的时候她也玩过几次,却觉得这样的消遣远不如盯着树发呆来得有意思。


就跟生活的意义一样,只是像这样吃饭睡觉说话,而从来都没有觉得有意思过。


 


合宿的地点是在京都远郊的深山里,渋谷和横山村上安田锦户大仓分在一个大的和式套间里,旅馆里有浴衣和温泉,旁边是一大片水稻田。已经秋天了,稻田微微泛着黄,风吹过来的时候有很香的味道,像是刚刚煮好的大锅米饭。


沿着国道差不多走15分钟,就是日本海的海岸,大仓坐在沙滩上打着伞,不断地补着防晒霜,安田锦户和横山村上正打着水球,渋谷没有带泳衣,就沿着海滩走了很长一段路,她捡了好几根海带,甩了一路才又把它们丢回了海里。


干净的海水没过自己的脚踝,海面波光粼粼的,天气很舒服。


带队的老师们也过来了,她看到丸山老师,他朝着自己挥了挥手,渋谷便一动不动地站在沙滩上看着他。


晚饭的时候渋谷吃了一大碗饭。


吃多了出去散步的时候,看到路边躺着的秋田犬,便和它玩了很久,回来洗了澡泡了温泉,推门进房间的时候发觉大家已经穿着浴衣躺在了被子里。


 


“关灯了哦。”横子说了一声,便拉了灯。


黑暗的房间里可以听到青蛙的叫声。


翻身的声音,清嗓子的声音,然后不知道谁开了个头说了第一句话,卧谈会便开了起来。


 


“锦子有男朋友吗?”


“算是有吧……”


“诶?!是怎样的人?”村子吃惊地问了一句。


“比我大很多的人。”


七嘴八舌地问了很多,锦子就如实地回答了。


“那kiss了吗?进展到哪一步了?”


“嗯……他是个很害羞的人,就只是轻轻chu过一次。”


大家吃惊地发出“啊”的惊呼声时,安田只是轻轻笑了笑,于是横子就问她。


 


“安子呢?”


“嗯?”


“有男朋友吗?”


“有哦。”


“诶诶?”


“诶我看起来不像有吗?”


“因为你每天都和仓子在一起啊!”


“仓子呢?是不是睡着了?都没怎么讲话。”村上说道。


“没啊,我在听你们讲。”仓子小声地回答了一句。


“安子,也kiss了吗?”


“嗯。”


“那kiss之外呢?”


“嗯,也H过了。”


“诶!!!!!”


其他几个人都大呼小叫了起来。


 


“这是很吃惊的事情吗?”安子反而有点吃惊地说道,“既然交往了就很自然地会做的吧。”


“她可不是外表上这么可爱清纯的样子,内心是个没有下限的女人也说不定。”


仓子幽幽地说了一句,才刚说完安子就推了推她。


“说什么呀,我才不是呢。”


“这样的你才最可怕啊,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问题。”


安子只好笑了笑,朝仓子的被窝里挪了过去。


“啊呀,仓子肯定是吃醋了。”锦子这么说了一句。


 


“那……那种事情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呢?”


渋谷突然就问了这个问题。


“subako!”村子叫了她一声。


“大家不想知道吗?”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妙的气氛。


“好像有点难为情啊……你们要知道吗?”安子问了问大家。


“想……”


“想!”


“快说嘛。”


不约而同地都发了声,只有仓子小声地“切”了一下。


 


“是感觉很美妙的事情。”


“会痛吗?”


“不会。”


“怎样美妙的感觉呢?”


“这个我就说不清了,需要自己去感受的吧。”


屋子里其他的人叽叽喳喳地继续讨论着,而渋谷早就已经思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她的脑袋里像是气泡似得挤满了“美妙”两个字,好奇心都已经满到了喉咙口。


 


“身体像是每一个细胞都在唱歌的感觉。”


安子又说。


渋谷喜欢唱歌。她突然就一厢情愿地觉得安子说的事情一定会是很美妙的事情。


 


“好想试一下啊。”渋谷感叹道。


“subako!”却又被村子吼了一嗓子,黑暗中她看不到自己的头,不然一定会打过来。


 


夜渐渐地深了,直到屋子里说话的声音渐渐地小了许多,有人发出有点粗的呼吸声,窗外的蛙叫慢慢清晰了起来,大家才入了睡。


渋谷脑袋里都是安田说的事情,然后她听见被子被挪动的声响,她抬头望了望,虽然看得不太真切,却好像是仓子和安子睡的角落。


听起来像是浅浅的嘴巴发出的声响,好像有谁在被窝里偷吃东西。


渋谷把被子盖过头顶,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海边的烧烤会,渋谷并没有去。她听说附近有间寺庙,非常想去看一看。


走到河渠边的时候遇到了穿着一身运动装扮的丸山老师,她停在原地,对着他“哦!”了一声。


 


“不是‘哦’,是叫我丸山老师才对吧?”


对面的人笑了笑朝渋谷走了过来。


“大家都去烧烤了,你怎么不去?”


“你不是也没有去吗?”渋谷反问他。


“我先问的你吧?”丸山双手叉着腰,靠在了石桥的栏杆上。


“因为我不喜欢吃东西,好了该你了。”


“真是个怪孩子。我准备先去山里逛一逛,好像附近有个寺庙,想去看一看。”


渋谷“哦”了一声,反而看上去对丸山的回答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她向着山道的方向走了一会儿,转身朝丸山喊了句。


 


“你快点。”


 


“诶?”


 


“不快点我就不等你了。”


渋谷看上去凶巴巴的,站在桥的那头,双腿分开像是打架似得盯着丸山。


“哦……”


也不知道为什么,丸山晕晕乎乎地就也跟着她走进了山林里。


她还是穿着很短的百褶裙,走着台阶的时候一摆一摆地,丸山走在她的身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喂。”丸山朝着前面的渋谷喊着。


“什么?”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又转身继续爬着山。


“我说,你的裙子就不能往下拉一拉吗?”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你的草莓内裤了啊。”


“哦。”


“你听见了吧?我看到你的内裤了呀。”


“那你看吧。”


丸山只好尴尬地笑笑。


“这孩子……”


 


寺庙在半山腰的瀑布边上,丸山很快就赶上了渋谷,走在了前面。转身看到渋谷有些气喘吁吁地蹬着台阶,就走过去伸了手给她。


“抓着我吧?”他说。


渋谷看也没看就又走到了丸山的前面。


丸山拍了拍手掌,一口气跑到了瀑布边上,又等了好一会儿,渋谷才跟了上来。


她的小腿肚好像被树枝刮到了一些。


 


丸山在寺庙边上坐下来的时候,渋谷也坐在了石头上,丸山就过去她身边蹲着,从口袋里掏出了创可贴。


“你总是带着这些吗?”


“因为我是校医啊。”


拆开来给她贴了上去。


两个人就坐在寺庙门口的台阶上,望着刚刚沿途的那些风景。


 


“不知不觉爬了这么多了呀。”丸山感叹道。


“嗯。”渋谷也应了一声。


“你打算要登到山顶吗?”


“嗯。”


“可是你看上去已经很累了呀。”


“那你背我吧。”


说完渋谷就直直地看着自己。


丸山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说了句“真是服了你了”,便蹲了下来。渋谷走过去爬上他的背,抓了抓他的肩。


“抱紧了啊。”


渋谷就环住他的脖子,紧紧地贴着他。


他的身上有些汗的味道,还有洗发水的味道,闻起来像是柑橘。


 


“我还以为会是没有味道的。”


“什么?”有些不明白她在讲什么。


“你身上的味道,是柑橘味的。”


丸山便笑了起来,“嗯,因为我喜欢橙子。”


他背着渋谷走了一段山路,可是再往前就没有那么好走了,丸山便把她放了下来。


 


“我也喜欢橙子。”


“啊?”


“我说我也喜欢橙子。”


丸山又大笑了起来,“这都过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在想着橙子啊?”


他没法再背着她,却伸了手过来牵着她,两个人又走了一会儿,终于走到了山顶。


本来只是想看一看寺庙的,却不知不觉到了这么个云雾缭绕的仙境似的地方,渋谷觉得有些高兴。


 


“你看起来很开心啊。”


渋谷奇怪地看着他。


“哦,因为你一直都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难得看到你这么高兴的样子。”丸山走到了休憩所,扶着山顶瞭望台的扶手,“虽然这种高兴的样子也只是一般人的‘觉得有点尴尬所以不知所措地笑了笑’的样子。”


渋谷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觉得好笑?”


渋谷点了点头。


“我还有很多段子和笑话什么的,可以讲给你听的。”


“不要。”


“真是个怪孩子。”


 


两人在山顶上坐了好一会儿,看着夕阳渐渐地暗了下去才想起来快赶不上晚餐时间了,丸山下山的时候很自然地又背起了渋谷。


 


“你好轻啊。”


“因为我很瘦啊。”


“你是不是吃得特别少啊?”


“不是我就是长不胖。”渋谷靠着他,一路都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柑橘味道,“也没有胸部。”


丸山就笑了起来。


“没关系,你还有时间可以长大。”


“H了之后是不是胸部就会大了?”


“喂喂喂,这可不是学生该问老师的问题啊。”


他稍微咳嗽了下。


“可是你是校医啊。”


“那校医可以告诉你并不会。”


“哦。”


说完这句,两个人便不再聊天了,也差不多到了山脚,丸山就把她放下来。


着地之后发觉自己心跳得有点快,拉了拉有些乱了的衣服下摆和裙子,天快暗了,正好回去就可以吃饭了吧。


忍不住偷偷望了丸山一眼,看到他拉了拉韧带,等他也望过来的时候便转了头不去看他。


 


“回去吧?”


“嗯。”


 


两个人便隔了些距离,夕阳下的背影都叠在了一起。


 


 


吃过晚餐,闹了一会儿,和同屋的女孩子们一起泡了澡,脱完衣服的时候渋谷看了看安子的胸,又看了看自己的。


大概女孩子都应该是安田同学那样的吧?渋谷心想。


全身都是软软嫩嫩的,香香甜甜的,叫脚趾甲都很用心地涂了蓝色的甲油,洗完澡就涂上草莓味的润肤霜,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渋谷又想起安田昨晚说的事情,她想问她更多的事情,却看到仓子拉了她走了出去,也没有办法再追上去,只好和其他人一起先回了屋子。


 


那样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睡前她还是偷偷去问了安田。


“像是吃了草莓一样。”她甜甜地说道,但是渋谷却完全不知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就从接吻开始试试好了。”安田又说,“subako是恋爱了吗?”


渋谷使劲地摇了摇头。


 


上学的那天,渋谷又忍不住去了保健室,开门的时候看到丸山正在和别的女孩子说着笑,她趁丸山回头之前先关上了门,跑回了教室里。


 


“subako。”


却一不小心撞上了横子。


“你怎么了呀?”她关心地问自己。


渋谷摇了摇头。


“可是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


横山过来按了按自己的额头。


一直到回到座位上,渋谷觉得自己的心还是跳得很快,就像是那天丸山背她放她下来的那个时候一样。她好像又闻到了柑橘的味道。


 


晚上和妈妈一起去药妆店的时候,妈妈说家里的洗发水要用完了,买个什么味道的呢?渋谷悄悄地放了一瓶柑橘味道的进去。


“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山茶花的味道的吗?”妈妈问道。


渋谷便躲到了货架的后面,没有回答她。


 


渋谷觉得自己最近的心情都变成了酸酸甜甜的,她总是忍不住跑去保健室,却又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就只好掀开被子躲到床铺上。


“你怎么又闷着头啊。”她听到他的声音,隔着布料听起来有些遥远,耳朵却像是被微风轻拂过一样酥酥麻麻的。


就只好装睡,因为也不知道要回答他什么,而装睡的结果就是真的睡了过去。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轻轻地把被子掀开,却发觉他也伏在桌子上,侧着头睡着了。


渋谷爬下床,连鞋子都没有穿,就突然想起了安子说的话。他的嘴唇看起来真的好软,像是蛋糕上抹了果胶的草莓,他的整个人也好闻极了,发出橙子或者是蜜柑的味道。


渋谷靠过去,头发又洒了下来,这次她连把它们拢到耳后的时间都没有,就凑上去吻了他。才发觉嘴唇和嘴唇贴在一起的感觉是很美妙的,而胸腔里要溢出来的鼓动也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就闭上了,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发觉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可是自己好想读不懂他眼眸里的意思,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要说什么才好。之后就这么睁着眼睛,在靠得很近的距离就这么对视着。


 


“你……”


他好想想说什么,却迟迟没有开口说下一句。


“你在干什么?”


过了很久他才红着脸问了一句。


 


“吻你。”


倒是丸山捂着脸,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她,而渋谷从头到尾都只是看着。


“我是说你为什么要吻我……”


“因为……”


“因为?”


“因为…………”


渋谷想起安田说的话。


“因为我想知道H是怎样的事情。”


对面的人忽然就像是吃东西不小心被呛到或者噎到一样,咳嗽了起来,好不容易等了会才恢复了过来。


 


“你是说,那个?”丸山还是红着脸,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了下一句,“真是个怪孩子。”


渋谷想起来开学典礼的时候那两个女孩子说过的话。


等到看到丸山不知所措的神情时,才看到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到了胸前的领巾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大概只是对方的那句“怪孩子”让自己想到了别人奇奇怪怪的眼神。


她不想他也这样看自己。


 


于是渋谷趁丸山还没有说下一句的时候就转身跑了出去。


 


 


 


很久都没有去保健室。


去音乐课的时候渋谷遇到了安田,她好像和大仓分开了,一个人拿着竖笛走在走廊里。她在很远的地方看到自己,便跑了过来。


 


“subako。”她甜甜地冲着自己笑,耳边的白熊发夹很趁她的眼睛。


渋谷和她一起走在校舍里,终于忍不住问了她。


“我可以亲你吗?yasuko。”


“诶?”


“我想试试看是不是亲别人心脏是不是也会像是打鼓似的。”


“你亲了谁吗?”


“嗯。”


“亲的时候会心脏跳得很快吗?”


“嗯。”


“那就是恋爱呀,subako。”安田拿了梳子出来整理了下刘海,“是喜欢上了那个人吧。”


“那只会喜欢一个人吗?”


“嗯……subako的话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喜欢很多人。”


“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


 


“但是喜欢的心情没什么好欺骗自己的不是吗?既然身体都这么告诉自己了,那就顺着它的意思不好吗?”


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寂寞,把梳子塞进了口袋里,抬眼的时候又恢复了往常笑靥如花的样子。渋谷顺着她的眼神,看到了在楼梯上等着她的仓子。


 


“你好慢啊。”大仓的语气听起来有点不耐烦。


“对不起嘛,因为我遇到了subako就和她聊了聊。”


她回头朝着渋谷眨了眨眼睛,便撒娇似得抓着大仓的胳膊,往音乐教室的方向走去。


渋谷站在原地,把自己的裙摆往上扯了扯。


 


好像明白了,却又好像没有明白。


 


 


隔天她又去了保健室,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丸山老师有点欣喜的样子。


 


“你来了啊。”


“嗯,我来了。”


跟往常一样地打着招呼,却有些不敢看他的脸。


 


“你跑掉之后我才发觉自己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渋谷便把口袋里的学生证拿给他看。


“subako。”


“嗯。”


总觉得好像弄错了先后顺序的两个人。


“所以你又为什么又过来了呢?在上次那样跑开之后。”


渋谷侧头想了想。


“因为还想继续做没有做完的事情。”


“没有做完的事情是什么样的事情啊?”他笑着问自己。


“H的事情。”


理所当然地回答了他。


他脸红了起来,扶了扶眼镜,别过了头又转了回来看着渋谷。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真的吗?”


“什么?”


“‘奇怪’。我真的很奇怪吗?”


“嗯,真的很奇怪。”丸山把她拉近了些,“总是穿着很短的裙子,露出内裤给我看,又让我背你上山,胸部贴得我那么近。还莫名其妙地吻了我,然后就突然逃走了。我简直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了。”


 


“然后啊。”他又说,“突然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说什么要和我做H的事情。”


“那是因为……”


“因为?”


支支吾吾了很久也好像说不出原因来。


“因为yasuko她……”


“yasuko?”


“不,没什么。”


丸山听完又笑了起来。


 


“不许再说我是个怪人。”


 


“嗯。”丸山听完后点了点头,“那我也有一个要求。”


 


“什么?”渋谷问他。


“不许再说什么要和我H,也不许再亲我。”


“…………”


渋谷低着头,没吭声。


 


“至少再等你长大一些吧。”


“可是……”


“等你再长大一些,我再教你一些大人的事情吧。”


“大人的事情吗?”


丸山又把她拉过来了些,靠在自己张开的双腿之间,把她圈在了自己的身前。


“就比如……”


他压低了嗓音,靠近了渋谷的耳朵,悄悄地跟她说了几句。等到离开的时候,渋谷的脸却变成了苹果似的。


 


“明白了吗?”


渋谷点了点头,却又马上摇了摇头。


 


“如果你能答应我不亲我,也不再说那些话,那我可以从现在开始慢慢地先教你一些……怎么样?要不要答应我?”


渋谷点了点头。


“那我就当是约定好了哦。”


他摸着渋谷的一缕长发,绕在指间,笑了笑,却好像和往常的笑容不太一样。


 


“啊,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


说着他就绕了双手到渋谷的身后,把她又往自己的身前压了压。


 


“裙子不许拉到这么高,还有啊,下次进来之前,把门给锁上。听懂了吗?”


他把渋谷拉到几乎贴到自己胸前的位置,从下往上望着她琥珀色的眼睛,微热的指尖从她的鼻尖一直往下,几乎擦到了她胸前和腹部的顶端,这么加了一句。


 


“嗯……”


最后只听到渋谷这么答了一句,嗓音听起来像是雏鸟咿咿呀呀的微弱叫声。


 


丸山隆平,今年33岁,好像捡到了一只好玩的小鸟。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