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tei

标题在正文+前言过长

春九:

其实蛮怕的
把自己写的东西丢出来
放到lof上
从来都是只给小女友看
听她的嘲笑和吹捧

但我自制力很差
写的时候这样
放的时候也这样

我不让小女友来lof
给她看这里的有趣的喜欢的东西
很多很多
但就不让她来
她就听话
不来

可能她在想
你可以有个秘密基地

但其实我没有
我什么都跟她讲
大概只是想要个小柜子
放点什么
随随便便的想法
什么的

我不考究
常犯错
又跳不出现实的圈子
这也是怕的理由

僧来找我睡觉
看RADWIMPS之前
听我讲了好多这一年的事情
在黑暗里哧哧地笑

饭idol这件事啊 你做得好认真 感觉像在学习
我说
嘿嘿是啊 我还有个一起努力的同学
其实可能
是有一群吧
会突然学到一点东西 人生相关

小女友对这篇的评价是
因为知道 是有意义的朋友 无可避免地渐行渐远
所以特别难过
她说
所以久久吃不下TS
她说
但是这又特别好
我说
在讲什么啊 为什么我都能听懂哈哈哈哈哈

这次是话题作文
标题特别特别土但我想不出别的

这东西
不是文吧
我也想写有情节的东西啊(´°̥̥̥̥̥̥̥̥ω°̥̥̥̥̥̥̥̥`)
------------

突发奇想话题小作文:TS虐在哪里?

题目:少年只可相望不可相伴

正文:

这个问题其实没什么意义,因为虐从来就是遵循曾经拥有这条定律,和往昔不可重现这一设定而形成的,简而言之就是对比,就是失去。但是它又有一点点意义,因为如果多想一点,我们可能就能多明白一点,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涉谷昴,从少年到中年。

你肯定还记得,subaru说团内和自己最像的人是ryo,然后才是maru,因为像的时候像的地方很像,不像的时候不像的地方又天差地别。当然不会有人问他整个事务所和谁最像,他认识的人里面和谁最像,这个世界上和谁最像。问题总是好好地限定着,诱导着答案。到现在大概不会有人觉得他和takki像了,因为耀眼的少年时只能是重叠的回忆,和性格,和人,没那么大关系。不会有人觉得,因为你很优秀,他也很优秀,所以你们很像。排名表上并肩的两个人,并不会比并排吃同口味冰淇淋的人更相似。为什么啰嗦这些,因为小的时候,takki会说,我们两个很像吧,在大的原则上尤其是,因为像所以才常常在一起,所以才常常吵架的吧。subaru会模模糊糊地赞同,说些零碎的事情,说这些地方两个人是相似的,但从来不会主动开口说,我们是很像呢。因为他是个直觉过好的人,喜欢这个人,喜欢这份工作,但却焦躁地明白这些都是可失去的,是会变化的。06年底在老俱说,在舞台上的时候,Jr con的时候,觉得所有人都是来看自己的。也在老俱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和takki对等的存在,说起的时候仿佛两个人从来没有形影不离的那一段时间。谁都无权揣测他的想法,我却总是觉得他没有在回避。大概,自己的起伏是无关他人的,令人难以摆脱的永远是自我质疑。大概,你也能明白,再重要的朋友,也会变坏,也会疏远,也会分离。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他的情绪太真实了,像个普通人一样,眷恋唏嘘少年时的自己,少年时的友人,也很明白昙花是指什么。他觉得自己很爱饭,但是因为他最爱的是自己,所以他的爱有点自以为是,他的温柔限定太多。没关系,这样很好,我们需要的从来都不是自我牺牲的无私,而是自尊地相互支撑。我会觉得他从来都没有变过的地方好多,而且都是最好的地方。比如用响亮的嗓音说自己不喜欢东京,说takki对自己来说是个多重要的人,比如十五年后依然直勾勾地说着,八个人七个人六个人的他们都是一样的。他太在乎自己了,所以他要表达自己,恰好他是个很美好的人,于是这一切都水到渠成,成为一个陷阱,让他的不屑与乞求,他所有的自我,都闪闪发亮。

这偏题的一段,其实是想说,他们年少时所说的朋友,所说的爱,都是真的,是和我们一样的,脆弱的平凡的美丽的,淡去的。痛不在于谁失去了谁,而是两个人都失去了当时的自己。于是我们也跟着流泪,我们哭得更甚。

有人说,你看当年的subaru,他的锋芒和他的脆弱,都那么显而易见。所以他是坚强的,不像包裹自己直到伤口过深的tsuyo,他的徘徊更短暂,虽然有些别样的辛苦。十年后takki说自己从来不在人前哭,不向谁倾诉,因为并没有合适的对象。十年前他说自己唯一的崩溃是在subaru面前,说这像是他们友情的开始,说subaru热血地说着他有他们,不需要一个人,也不要逃避。都不是谎话吧。人是会遗忘的,而十七八岁的哭泣,当年天大的事情,渐渐会失去意义。人会长大,比世界变幻得还要快,有时它都比我们更记得当时。细数起来都是温柔的细节,但是并不重要。重要的人,重要的东西,没有了是会要命的,所以要好好收在身边。这是在说同伴,在说KinKi,在说他的hina他的yoko他的妙子他的自己。

还是被TS虐了,为什么呢?

因为少年美好呀,倾尽全力地度过了一段时间,倾尽全力地信任彼此,倾尽全力地拥抱彼此。然后分开了。所以那些儿戏的话,随意的相处,相互关照的眼神和动作,偶尔同步的姿态,都在抽打心脏。因为谁都没有做错,因为命运没有使坏,只是短暂,只是不再,仿佛成了公开的秘密,他们曾是密友。

狂奔的少年啊,姿态最终还是改变了。

成为大人意味着什么,从TS身上能感受到,所以疼,所以怕,所以讨厌又喜欢。他们不是童话,他们是物语,不专属于青春。不能一个人生存的subaru,又说自己不需要朋友的subaru,朋友比subaru多得多的takki,但总是给不需要朋友的subaru打电话的takki,因为真的有点孤独吧。想要和相似的人说话,能彼此理解,能打打闹闹,能毫无顾忌。但是不用许下誓言,不用相互谅解。

瓦解的不是什么羁绊,没有羁绊,只是相互陪伴的习惯和可能性。

题目是没有意义的,结论也是。意义都保存在没说的话里面,保存在一段明明很厉害但却最好不要提起的时间里。那个时候工作还不仅仅是工作,同事和朋友可以是同义词,那个时候的自己有点嚣张,说出来可能会伤害到自己,但更可能伤害到别人。因为从来不是跌落自一个顶峰才到这个境地,这就是自己最爱的地方,自己最好的境遇。所以别说,别遗憾,别问如果。

最糟糕的就是,他们没有在遗憾。所以我们才哭了的。

评论

热度(8)

  1. Te te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