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tei

【丸昴】狭心论(上)

喜欢😭

陨石坑:

看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992906和最近的糖打鸡血的产物,纯属妄想,与真人无关。




十年前涩谷昴在丸山眼里看见了星星,往后的日子里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么明亮的星光。




锦户亮不再对团员的发型抱有执念了,反倒是丸山成了几年前的锦户,开始对涩谷喋喋不休。




“subaru,这个冬天留个长发吧。”




“你看长发更摇滚一点,适合新出的几首曲子。”




“subaru,有在听吗?”




零星的的话语穿插在冗长的闲聊里,涩谷有时随口应下,有时含混地答再等等。




夏天总是难熬的。专辑销量破了记录,为了给接下来的巨蛋巡演提振士气,事务所也久违地开了庆功会。




华灯初上,被蝉鸣浸透的夏日褪去了逼人的气势,街道上只剩下冰啤酒倒入玻璃杯泛起的气泡声和风铃叮当作响。狭小的居酒屋里坐满了人,横山和村上隔着六个桌子坐着,锦户正和认识的音乐人低声聊天,大仓和安田坐在较为年轻的staff一桌。丸山和涩谷因为工作晚到了,两人进去后发现桌子已经坐满,气氛也都刚好。




“我们迟到了啊。”丸山的笑容里带着些不好意思,“subaru,那边吧台还有两个位子,要不我们去那坐吧。”




涩谷点头朝吧台走去,抬手向老板要了两瓶烧酒。




“这阵子你也辛苦了。”涩谷昴给丸山倒酒,两人随意地碰杯。




“专辑这块还是你们更辛苦些。”丸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工作和日常。




涩谷想他们已经很久没这样一起喝酒了,他还记得以前丸山总会点他喜欢的下酒菜,这次也不例外。节目上坦诚地向他倾诉爱语,私底下对谁都体贴入微,丸山隆平像是毫无保留,却又没有人能看透。




 




窗外暮色渐沉。起初人们还压抑着笑,几杯酒下肚的功夫,笑声和喧哗就从各个桌上爆发开来。




 涩谷和丸山这儿要静得多。丸山也醉了,舌头打结,声音变得软软糯糯,似是带着哭腔,他突然又提起那件事。




 “subaru~你留长发吧,好不好?”丸山像是已经累了似的将头枕在胳膊上,抬起脸看涩谷时眼睛被灯光照得亮晶晶的。




 涩谷被丸山没有防备的表情击中了,他沉默片刻,干涩地开口:“为什么?”




 “因为啊……”丸山想了想,“因为你长发的样子更好看啊。”




 涩谷记得自己曾经剔了个近似板寸的发型,丸山非常喜
欢。




 他忽然想逗逗他:“这个理由不行,换一个。”




 “为什么不行?”丸山委屈地皱起眉,嘴唇撅了起来,但很快妥协道:“那我换一个。因为……你长发的时候老对我笑。”




 涩谷没醉,他意识到丸山话里有话。涩谷心头忽然涌上顽劣的心思,醉酒的丸山容易勾起人欺凌的欲望。




 他试探道:“那你想要什么样的长发?”




 “长度到脖根,又软又顺的那种,摸上去很光滑。”




 涩谷啧了一声,假装嫌弃道:“都三十好几了,怎么可能再弄那种小屁孩的造型。”




 丸山可怜兮兮地垂下眼,像被水淋透的大型犬,他小声嘟哝:“我知道,我也知道。但我想再见见那时候的subaru。”




 涩谷了然了。他仍在逗他:“那maru,如果你哪天能去把头发拉直了,染个黄色,再瘦到脸上看不出肉了,我就给你留长发。”他看进丸山的眼睛:“留你想要的那种。”




 “好啊。”丸山被哄开心了,伸手去撩他耳边的头发,好像涩谷耳边垂着一缕柔软的黑发,丸山想帮他把它们撩到耳后。




 但涩谷此时是利落的短发,丸山的手指只是碰到了他的耳朵。涩谷忽然觉得耳根发烫。




 他们谁都不可能再找回十年前的样子,旧时光一去不复返。maru,你在怀念什么呢?




 丸山还在为涩谷的话雀跃不已,好像他们已经心意相通,好像不久后眼前的涩谷就能变成十年前的涩谷。




 “我明天就去理发店和健身房,你要说话算数。”




 酒精让他有些兴奋,他伸手想要拥抱涩谷,手臂却在半空被对方抓住。




 涩谷制住手臂还不安分的丸山,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人注意到后贴着丸山的耳朵低语道:”maru,你喝醉了。”




 “我没有。”丸山的手指缠上他的,“subaru,等你留了长发我是不是就能抱你了?”丸山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仿佛微微颤动的睫毛也染上了快乐和期待:“你是不是就能揽着我的胳膊,一直在我身边,只看着我了?”




 涩谷哑然,蜷缩在角落里的心脏鼓涨起来,又猛地被戳破,一些久远的东西从中呼呼泄出。




 涩谷记得十年前的演唱会上,丸山大汗淋漓地唱着,目光习惯性地搜寻涩谷,接着他们四目相交,涩谷在丸山眼里看见了璀璨的夜空,那似乎是他单恋的开始。




 “maru,你想让我像那时候那样喜欢你。”涩谷确定道。




 丸山用力地点头,一头卷毛也跟着摇晃起来。 




涩谷觉得自己恶劣透顶:“你想让我回应你的感情。”




丸山的笑容淡了下去,他抿着嘴唇郑重地点头,眼睛澄清透彻。




涩谷把那最后一层纸揭开:“你对我是认真的。”




 
丸山忽然紧张了起来,声音染上了更重的哭腔:“我一直都是认真的。我说的话你从来都不听。”他控诉道,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疼得涩谷倒抽了口冷气:“我把心捧出来给你看怎么样?”




 涩谷已经看见了,他用最狡猾的方式偷偷揭开了那张纸,自己清楚了,明了了,然后又放回去。他想对秘密的主人装出毫不知情的样子。




 因为涩谷无法给出回应,无法给出答案。那时候的他们靠得太近,头抵着头肩靠着肩,有些情感悄然发生,又注定消失在某个不知名的日子里。




 “我不需要,maru。”涩谷说,“你醉了,我陪你继续喝。”涩谷想把自己灌醉,一不做二不休,说不定明天一早醒来他们就什么都忘了。




 涩谷给丸山和自己满上酒。




 




丸山深夜打电话夸涩谷的事人尽皆知,但是可能连丸山本人都忘了,他们之间还有另外一次深夜通话,涩谷没有向任何人提起。




 味园上映一周后,丸山打电话给他,嘟嘟囔囔说了一通后忽然在电话那头哼起歌来,涩谷听了半天才听出他是在哼自己电影的主题曲,接着他又唱起小狮子,最后等他唱到大阪罗曼史时,声音已经颤得不行。




 涩谷听出他没有在酒吧,周遭很安静,隐约还有风声。“喂喂,你在哭吗?”涩谷犹豫地问。




 他沉默地听了很久,最终也没有开口询问。




 涩谷想自己已经知道了丸山太多秘密,却吝啬于向他透露任何想法,这是要遭报应的。




 




“你别过来!”涩谷啪地一声打开丸山的手,声音大到邻桌都往他们这边看。村上朝他们瞟了一眼,回头继续和高层谈笑,心道:得,真醉了一个。




 小老头觉得这个在眼前乱晃的狸猫脸十分可恶。他推了丸山一把,丸山有些委屈,却仍锲而不舍地凑上前,想把涩谷圈起来。




 一分钟后涩谷被丸山的笑话逗笑了,他笑得把桌子拍得啪啪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丸山又去搂涩谷的肩膀,涩谷这次乖乖地被他揽了过
去,还往丸山怀里钻了钻,笑得肩膀直抖。他闻到了丸山身上熟悉的香水味,自从某天随口说了句喜欢他喷的那款古龙水后丸山身上的香味就没有变过。




 “哈哈哈哈哈,咳,咳……!”涩谷被自己的笑声呛到了。“喂!贝斯混蛋你给我闭嘴!”他命令道。




 丸山不说话了,温柔地给他顺气,掌心的温热透过单薄的布料传到涩谷的脊背和心脏。




 涩谷身子放软,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丸山敏捷地把人捞了起来。“我们溜走吧。”丸山轻声对怀里的涩谷说,呼出的热气钻进了对方耳朵。




 我们从派对上溜走吧。涩谷仿佛听见过去的丸山对他这样说。




 丸山的眼睛没有弯成一条缝,却带着闪烁的笑意,明亮的灯光落在里面,像夏日里盛着繁星的清浅池塘。




 “好啊。”涩谷抬头看他,他从丸山眼里看见了记忆里的星光。




 




安田有些担心地望向摇摇晃晃走出去的两人,正要起身,村上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管。

评论

热度(107)